货船想要不被针对都有点困难。

  小国就是这么卑微,要是你挂着灯塔国的国旗,这群士兵敢不敢逼迫你停船都是个问题,更不要说态度如此恶劣。

  他也懒得解释自己不是圣罗兰教徒,也不是苏丹人,稍稍加快了脚步走到五楼,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到五楼时,成默心中的那根弦已经绷到了极限,并不是因为身后的士官,他只是个小麻烦。

  最难处理的是整个巡逻队有四十多个人,他们遍布整艘船的各个地方,更糟糕的是旁边还有一艘千吨级的巡逻船,想要让他们不发出求救信号就全部解决掉,实在是有点困难。成默最期望的还是出现奇迹,不通人情的雅典娜听了他的话,没有继续看《蜡笔小新》,把人皮面具给戴上了,只是成默有自知之明,这种可能性实在太渺茫了。

  当经过船长室时,成默已经能够听到房间里蜡笔小新那搞怪的声音,事情正一点一点朝着最悲剧的方向滑去,成默脑海里已经出现了名场面——拿破仑七世手持“欧申纳斯之剑”来追杀自己和雅典娜这对狗男女。

  为了表达自己对雅典娜的不满,成默不惜将自己也骂了进去,此刻他万分后悔昨天犯贱介绍《蜡笔小新》给雅典娜看,然而后悔这种情绪毫无意义,于是他又暗中发誓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复雅典娜这个冷血、讨厌的干物妹。

  成默心中如是想,却也做好了抽出“七罪宗”将背后的士官杀死的准备。他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大声说道:“嘿!亲爱的温蒂,麻烦开开门,记得穿好衣服,有检查官上门了!”

  即便是最后无力的挣扎,成默也得尝试一下,说不定雅典娜那个暴力干物妹最后良心发现了呢?

  “里面有人?”络腮胡士官警惕的问道。

  成默点头,故意放大了音量说道:“是的,我的爱人在里面。”

  络腮胡士官用枪托将成默推开,接在开始用枪托砸门,“里面的人听着,马上开门!”

  说实话络腮胡子这刻意的行为有没事找事的嫌疑,成默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因为自己没给好处的缘故。不过眼下再掏钱肯定已经来不及了,成默放弃了挣扎,任由络腮胡子把门敲得“呯呯”作响。他对络腮胡士官粗暴执法以权压人并不在意,反而有些可怜眼前这个男子,因为他不知道他正叩响死神的大门。

  里面没有回应。

  “我数三声,赶紧开门,要不然我就要开枪了!”络腮胡士官大声喊道,他已经抬起了冲锋枪,对准铁皮门上的船用锁。

  成默心想演戏还是演全套吧!于是他假装急切的说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也许她正在洗澡,让我来叫她。”停顿了一下,他大声喊道,“温蒂,你tm的在干什么?剃腿毛吗?马上把门开开.....”

  依旧没有回应。

  络腮胡士官也没有打算理会成默的劝说,开始大声的倒数“三、二......”,当他喊到“一”的时候,成默已经在手中握住了如棒针般的“七罪宗”,他的视线在络腮胡子士官粗壮的脖颈上徘徊,考虑该用什么方式解决对方动静最小。

  络腮胡士官将食指扣在了扳机上,像是随时准备开枪。成默也抬起了手,闪电般的握着“七罪宗”向对方的后脑刺去,“七罪宗”在空中变成了一根针管,在阳光中几乎透明。

  就在这个瞬间,铁皮门开了,成默眼睛的余光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雅典娜已经换上了人皮面具,只是没有把身上的脂肪垫穿好,眼下变成了一个长着大饼脸却身材爆炸的女郎,长相和身材实在不搭调极了,看上去十分违和。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举着枪的士官和举着“七罪宗”的他,像是恶作剧般的看着他闹笑话。

  成默知道雅典娜故意的,心中暗骂这个干物妹坏的堪比绿茶婊,表情都随之僵硬,可收手已经来不及,只能强行让手中的“七罪宗”消失。“七罪宗”秒收,右手勉强改变了方向,还是因为惯性重重的拍在络腮胡士官的肩膀上。

  眼见事情正朝另一个可怕的意外发展,成默立刻随机应变,作势搂住络腮胡士官,摆出一副阻止他开枪的姿态,佯装害怕的大喊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的。”

  络腮胡士官被一个男人抱住,还抓住了手,浑身起鸡皮疙瘩,他狠狠的将成默推开,把枪对准了成默,“你也别乱动,给我抱着头蹲下来!”

  成默看了眼似笑非笑的雅典娜,举起双手老老实实的蹲了下来,络腮胡士官再次把枪对准了站在门口的雅典娜,质问道:“为什么半天不开门?”

  “在洗澡。”雅典娜冷冷的说。

  络腮胡士官依旧拿枪对着雅典娜,厉声讯问:“听到警铃为什么不下去还呆在房间里?”

  面对枪口雅典娜依旧冷声说道:“还要我说几次?在洗澡。”

  络腮胡士官上下打量身材身材曼妙长相普通的雅典娜,眼神诡异。

  成默见气氛不对,赶紧站了起来,拦在雅典娜和络腮胡子中间,他当然不是怕络腮胡子开枪,他怕的是雅典娜不开心一巴掌把络腮胡子拍死。他注视着络腮胡子脸上挤出难看的假笑说:“长官,警铃响的时候我们正在那个.....”他对络腮胡士官做了一个你懂得眼神,接着说道,“女孩子爱干净,完事以后肯定是要洗澡的,所以没能第一时间下去。真是抱歉,要不然你先进来检查检查,休息一下,房间里有冰可乐,润下嗓子!”

  眼见事情出现转机,成默秒怂,没料到背后的雅典娜却无情的说道:“谁给你权利把我的可乐给别人?我的可乐不给任何人。”

  络腮胡士官再次冷笑:“谁要喝你的可乐?赶紧让开,我要检查房间里有没有违禁品!”

  被夹在中间的成默想骂脏话,却也只能转身先抱住雅典娜,想要把她从门口挪开,可雅典娜却纹丝不动。成默抚在雅典娜柔韧充满爆发力的腰肢上,那触感美妙极了,他滚动了一下喉头,在雅典娜耳边小声说道:“既然都已经换了装就别闹,早点让他检查完了,我给你去厨房做烤肉,你也可以安静的看《蜡笔小新》了。”

  “不许给他可乐。”雅典娜认真的说。

  “不给,不给!”成默低声哄雅典娜。

  雅典娜这才让开身子,成默暗中松了口气,跟着雅典娜进了房间,转身对络腮胡士官说道:“你检查吧!”

  络腮胡士官板着脸进了房间,环顾了一下四周,抬手按住插在胸口的对讲机,低头说道:“雷索思,叫人把工具带到五楼轮机长室,我怀疑这间房有暗室。”

  成默心想看样子这货是要把房间都给拆掉,本来睡的地方就有限,真要搞的床和沙发都没有了,接下来几天怎么过?打地铺吗?要是能给钱解决问题,成默不会吝啬,他走到了沙发边拿起了雅典娜的背包。

  “干什么?”络腮胡士官举枪指向了成默。

  成默举起了手中的背包,说道:“长官,别紧张,我只是想拿钱。”说着成默慢慢的拉开了背包拉链,从里面拿出了一叠欧元,他将背包背在肩上,握着一叠欧元走到了络腮胡身边,微笑着说道,“真抱歉,我女朋友真不是故意不下去的,一点小小的意思.....”

  说着成默就把钱朝着络腮胡士官的裤袋里塞去,络腮胡士官等成默把钱塞进了他的裤袋才冷笑道:“竟然敢行贿?罪加一等!”

  “长官,真没必要这样。”成默举起双手苦口婆心的说,“您要觉得不够,我还可以再加点.....”

  络腮胡士官用枪指了指成默和雅典娜,“别废话,站到墙边上去。”

  成默感觉这货在作死的边缘反复试探,但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情况,他还是打算忍一忍。于是成默退到了墙边,顺手还把雅典娜拉到了墙边站好。

  络腮胡士官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四处检查,似乎真的在寻找暗室。

  雅典娜淡淡的说道:“我就说把他们都扔进海里简单快捷!”

  看到络腮胡士官迟早要打开冰箱检查,成默苦笑道:“等下你不会真因为他碰了你的可乐,就把他扔进海里去吧?”

  雅典娜冷眼看着络腮胡子的动作,“你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成默只能绞尽脑汁想办法保住冰箱里的可乐,还有络腮胡子的这条命。很快络腮胡士官的下属就拿着撬棍、锤子还有电钻来到了房间,在络腮胡士官的指挥下开始拆房间。对方搞拆迁十分专业,不过片刻地板和固定在地板上的家具全都被撬了起来,墙壁也被砸的坑坑洼洼,沙发和床彻底被拆掉了,原本干净整洁的海景房变成了垃圾场。

  见成默的眼睛始终盯着冰箱,络腮胡冷哼了一声向着冰箱走了过去,成默心道不妙,不得不开口阻止,“长官,打开冰箱检查可以,但请不要碰我们的食物。这些东西在海上不好买。”

  “我要做什么不需要你教!”络腮胡士官打开了冰箱,满满的零食和可乐暴露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成默再次出声严肃的说道:“长官,拆也拆够了,我希望你不要碰冰箱里的零食和可乐.....”他把背包从肩上取了下来,举在半空中,“我的包里还有十多万欧,你需要的话可以拿一些走,但真不要碰那些零食和可乐。”

  络腮胡士官回头看了眼成默,他没有关上冰箱门,而是径直走到了成默面前,拉开了成默手中的背包拉链,低头朝里面看了一眼,冷笑着说道:“你的船必须返航,做全面检查,我也会对你提起诉讼,贿赂公职人员......”

  “我要向你的长官投诉!”成默面无表情的说。

  络腮胡士官回头看向了手下,使了个眼色。成默就看见开始接替络腮胡站在楼梯口的士兵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大包白色的粉末,塞进了已经被撬起来的床下。

  络腮胡士官当着成默的面微笑着按下了胸口的对讲机,“上校,上校,我在五楼轮机长室发现了.....”

  成默叹息了一声,突然伸手按住了腮胡子士官胸前的对讲机,淡然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是国际刑警,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敢栽赃一名国际刑警!”

  络腮胡士官变了脸色,捏紧了拳头虚着眼睛与成默对视。

  “我现在是在卧底,不想追究你,所以现在把你的白粉收回去还来得及,这艘船隶属黑死病,不是你们惹得起的。”成默冷声说。

  听到成默的话络腮胡士官反而松了口气,他哈哈大笑着走回了冰箱边,从里面拿出一瓶可乐说道:“我倒要看看,可乐里有什么猫腻!”

  红色的可乐瓶盖被拧开,发出了“噗嗤”的漏气声。成默赶紧抓住了雅典娜的手,沉声说道:“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可以打电话去国际刑警总部确认。”

  络腮胡士官仰头喝了一大口可乐,骂道:“fxxk,狗娘养的,差点被你吓住了,装国际刑警卧底黑死病?我tm还是神将拿破仑七世呢!昨天才和雅典娜睡了一觉......”

  成默无语,用无药可救的眼神瞧着络腮胡士官,一脸同情的说道:“兄弟,你这真是在找死,我已经没办法救你了!”

  心中已经有威胁络腮胡方案的成默松开了雅典娜的手,在谈条件之前,先得给这货一点教训,他扭头看向了身侧的雅典娜,柔声说道:“温蒂,下手轻点,给点教训就行......”

  话还没有落音,靠墙而立的雅典娜就没了踪影,只见站在冰箱前的络腮胡士官仰面倒下,“嘭”的一声棕色的可乐液体喷薄而出,在那些闪亮的泡沫还没有滴落在地面之前,雅典娜的大长腿在空中划了道弧线,自上而下踢在可乐瓶上,半空中的可乐瓶便如同炮弹一般直直的砸在络腮胡士官的鼻尖。

  成默注视着雅典娜充满了力量与美感的动作,不得不感叹实在是赏心悦目极了,他忍不住鼓掌,在目眩神迷的同时还不忘提醒:“别给他们开枪的机会。”

  被可乐瓶击中鼻尖的络腮胡士官“啊”的惨叫了一声,大喊道:“开枪!开枪!”

  雅典娜却没有给另外三个士兵开枪的机会,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跳上了床,用体操运动般的杂耍动作,一脚踹翻了一个站在床边的士兵,接着干脆利落的翻身过床,一个肘击接背摔,将剩下两个距离稍远的士兵撂倒在地。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最关键的实在是太快了,成默将能量汇聚在眼睛上,才能捕捉到如此迅捷的动作。

  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络腮胡士官坐在地上起身,拿枪对准了雅典娜的背,眼看就要扣动扳机,成默手疾眼快,挥手飙出一道亮光,“七罪宗”直接络腮胡士官手中的微冲削成了两截。

  满脸可乐的络腮胡士官端着半截枪扣动扳机“啊、啊、啊”的大喊,枪口却没有火舌吐出来。

  雅典娜回头看了眼还没有意识到枪坏了的络腮胡士官,目光迅速的转移到他身边那瓶还剩下一点残液的可乐,露出了疼惜的表情。

  络腮胡士官见雅典娜安然无恙才发现异常,低头瞧了下手中还剩下的半截枪傻了眼。再次抬头,就是与雅典娜冰冷的视线对视,床边三个手下还在呻吟,络腮胡士官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的撑着地板后退,他颤声说道:“你们这是在阻碍军人执行职务,你们出大事了!!”

  “我房间里有监控,刚才所有的一切都被拍了下来,你觉得有事会是谁?”成默走到了络腮胡士官的面前,弓着身子拍了拍他的脸颊,“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络腮胡士官嘴硬道:“没什么好谈的,你必须马上放了我。”

  雅典娜则走向了书桌没什么情绪说道:“还要谈?真是浪费时间。”她端起了笔记本电脑,重新坐在了椅子上,“总之别再耽误我看动画片了......”

  成默正要说话,这时外面响起了炒豆子般的枪声,他皱了皱眉,走到了窗边向下望去,却看到甲板上的士兵已经和水手们交起火来,警犬在狂吠,好些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位于船头的一号货仓上面的小麦已经被扒开,露出了下面密密麻麻的木质武器箱.....

  没想到这艘船不是运送毒品的海骡,却是更麻烦的运送军火的黑船。成默无奈的长叹了一声,闭了下眼睛苦笑道:“温蒂,看来还是得麻烦一下。”

  “说了不要再耽误我看动画片!”

  成默乖巧的说道:“我帮你去厨房做烤羊肉串,肥瘦相间的羊肚子肉用铁签一串,涂抹上蛋液,撒上盐粒、辣椒和孜然,放在炭火上翻烤,等羊肉串烤至色泽焦黄油亮,油香四溢,就可以开动了,一口下去,不腻不膻鲜嫩可口的羊肉在味蕾上爆炸,微辣中带着油香,再配上一杯冰可乐,隔壁的小孩都馋哭了.....”

  雅典娜不说话,只是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成默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保证这次一劳永逸,不会再耽误时间了。”

  雅典娜按了暂停,“你要怎么样?”

  “先把那艘巡逻舰毁掉,再把船上所有的士兵扔进海里......”成默回头看向了络腮胡士官,遗憾的说道,“这下真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能不能活下来只能看天意了。”

  坐在地板上络腮胡士官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成默和雅典娜。

  雅典娜站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我早就说了把他们扔进海里最方便.....”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烟雨缥缈江南情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