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

  天气到后半夜开始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https://

  很快一阵凉意袭来。

  林帘晚上喜欢开着纱窗睡。

  所以很快雨随着沙窗飘进来。

  林帘感觉到了凉意,但让她更凉的是心。

  她在做梦。

  她梦见了她和湛廉时的第一次见面,然后一切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从不熟悉到熟悉,从不爱到爱,一年的时间,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他。

  然后,在这一年里,她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他,结果换来的是惨痛的代价。

  那个代价告诉她,不要妄想。

  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眼泪从林帘眼角滑落。

  她睁开了眼睛,眼里都是泪意。

  她梦里的最后一幕是她躺在金色夜晚的那一幕。

  她的孩子离她而去,她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手落在肚子上,平坦如初。

  可为什么,她还能清楚的感受到这里的跳动。

  她的孩子

  她那被无情剥离的孩子

  一瞬间,林帘泪如泉涌。

  巴黎下了整夜的雨,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消停的迹象。

  林帘早早起床,收拾好去公司。

  不过她眼睛和平常不一样,很红,还有红血丝。

  林越也很早来,甚至比林帘都还要早。

  她这么早来不是自己自觉,而是她整夜没睡。

  她完全睡不着。

  一想到那块面料,林越这心里就跟无数根针一样在扎着自己。

  林帘走进设计室,看见林越在里面,一点都不惊讶。

  这两天她很积极。

  “林越,早。”

  她出声,声音却不似平常的温柔,而是沙哑。

  她感冒了。

  林越听见林帘的声音,整个人都抖了下,然后站起来,拿着面料的手下意识背到身后,紧张的看着林帘。

  她真的不敢跟林姐说面料坏了的事。

  可她又不得不说。

  林帘听林越声音不对,看向她,“怎么了?”

  不止声音不对,脸色也不对。

  而她这一看着林越,林越愣了。

  “林姐,你”

  林越赶紧过来,看着林帘的脸。

  林姐脸色好差,眼睛也好红,跟哭过了一样。

  里面还有红血丝,好像几天晚上没睡觉一样。

  “林姐,你怎么了?”

  林越着急了。

  林姐这模样看着好吓人。

  她好担心。

  林帘低头,没有对上林越多视线,把放柜子里,说:“没事,一点小感冒。”

  说完咳嗽起来。

  “咳咳”

  听见她咳,林越赶紧把面料放桌上,说:“你吃药了吗?”

  怎么就感冒了呢?

  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吃了,我还带了感冒药,你不用担心。”

  林帘稳住咳嗽,喉咙却还是发痒,她拿过杯子,去接水。

  林越立刻说:“我来!”

  便把她手里的杯子抢过,去给她接水。

  林帘眼神柔软,转身看放在桌上的面料。

  很快,她脸色凝了。

  桌上的面料有一块缺口,不大不小,刚好一个手掌大小。

  林帘立刻把面料拿起来,仔细看。

  她没有看错,这块面料正是她要做下一件衣服的内衬,非常重要。

  而且这个面料供应商那边极少,好不容易才出来这么完整一张。

  她收到这个面料的时候特意跟林越说了,一定要仔细,小心。

  因为量不多。

  可为什么她跟林越嘱咐了还会出现这样的一块缺口。

  林帘眉心拧紧,情绪上涌,她再次咳嗽起来。

  林越端着水站在前面,她是把水接好了的,可走过来的时候看见林姐拿着面料在看,她不敢过来了。

  现在林帘咳嗽,林越反应过来,立刻拿着水过来。

  “林姐,快喝水!”

  林帘拿过水杯把水喝了。

  喝了热水,她咳嗽终于止住。

  但是因为咳嗽,她整张脸都红,一双眼睛也变得莹润。

  林帘把面料拿过来,看着林越,“林越,怎么回事?”

  她吩咐她的事她从来都做的很好,极少犯错。

  尤其是这种她一再叮嘱的事,林越从没错过。

  但现在,她犯错了。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湛廉时林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烟雨缥缈江南情只为原作者林帘湛廉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帘湛廉时并收藏湛廉时林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