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端午快乐)

  出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阳光从沙发边的一排舷窗中撒进来,将整个房间照得温暖又明亮。

  成默先是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摄像头和窃听器,才躺在沙发上,在散货船微微的摇晃中尝试入睡,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难以成眠。他重新坐了起来扭头朝舷窗外望去,除了舷窗玻璃有些厚,导致景色不那么纯粹清透,视野还是相当美好。

  毕竟轮机长的房间就在船楼顶层驾驶室的下方,船楼的第五层,但因为层高比较矮,所以高度大概只相当于普通楼房的四楼,不过要是加上船体的高度,那就至少是十层了。

  要说起来,这间房也是正儿八经的高层海景房,虽然房间的硬件设施比游艇差了很多,但这种钢铁构建而成的粗犷,有一种自我放逐和流浪的气质,乘坐起来体验完全不同。

  成默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几个足球场大小的甲板上堆满了集装箱,滔天的海浪砸在船头,如洪流般漫卷而过,偌大的巨轮在铺天盖地的海潮中宛若一艘小舟沉浮,而你站在船楼上俯瞰万吨大船乘风破浪,肯定会对人与大海产生更直观的认识。

  不过,这都是想象而已,在地中海他还是更愿意乘坐像“及时行乐”那样的游艇。毕竟地中海不是常年风高浪急的太平洋或者大西洋,两三米高的浪属于常态,倘若遇到暴风雨天气,十多米高甚至几十米高的巨浪,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场景也算不上稀罕。

  而地中海不过是一片基本封闭的内陆海,海水远比大洋要少,加上受到大气环流副热带高气压带气候的影响,地中海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让它很难产生很大的风浪,非常适合航行。

  这是前两年他敢驾驶游艇横穿地中海的原因。站在历史的维度来看,这种优越的地理条件,也是古代欧罗巴航海贸易发达的重要原因之一。

  时隔两年,他将乘坐散货船从雅典前往安塔利亚,可以说是之前逃亡路程的延续,让他完成了彻底贯穿整个地中海的“壮举”。

  不由得前尘往事浮上心头,成默眺望着一望无际的粼粼波光,水生的金色曼陀罗长满蓝色的原野,脑子里全是谢旻韫在埃菲尔铁塔之上爆发出的万丈光芒。此时此刻,被关在监狱里未曾爆发的思念,在离开雅典的时候,竟让他有些黯然神伤。

  成默凝视着明丽又破碎的花圃,直到夕阳在将那些细碎的金色点燃成了巨大的锥形焰火,才从那些让人沉溺的哀伤中清醒过来,他在大脑中按下了暂停键,将难以排遣的痛苦重新沉入了心底,就像大海将一切汹涌都潜藏在水下一样。

  看到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五点半,距离餐厅开饭的时间只剩半个小时,成默便对坐在办公桌前使用笔记本的雅典娜说道:“到吃饭的时间了!”

  正埋头在电脑前操作的雅典娜头也不抬的说道:“你给我端过来。”

  事到如今,成默已经不能算得上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过他奉行实用主义唯结果论的行为逻辑并没有太大改变。在还没有拿回自己的乌洛波洛斯之前,成默打算把雅典娜当祖宗供起来,卑躬屈膝于成默而言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付得起他需要的价值。

  因此对雅典娜的态度应该如何成默完全是基于利益考量,绝对不是他馋雅典娜的身子。这其中有成默对美女的免疫力高的原因,也有雅典娜的性格很“直男”的原因。

  成默向来都喜欢那种女人味很足的女生,柔的像是春水,而不是像坨冰块的。比如沈老师和白秀秀。至于谢旻韫,则属于那种表面像冰块,但只要能走进她的内心,就能感受到她的柔软女生。

  实际上谢旻韫对成默是很温柔很温柔的,成默的内心万分清楚。

  而雅典娜绝对不是谢旻韫那种外冷内热的女生,成默能够肯定,她属于不仅外表冰冷,内心也很钢铁的那种,和这种女生谈恋爱大概就跟和兄贵讨论哲♂学差不多。

  不过当成默低头看到雅典娜搁在桌子上的对e,突然意识到还是很不一样。

  男人和男人之间并没有“兄”“弟”情深这回事,雅典娜就不一样了,和她谈恋爱,绝对能够攀登上兄弟情深的新高度。

  哲♂学是万万不可能感受到这样乐趣十足的兄弟情深的。

  因此就算雅典娜性格再不讨喜,也是风华绝代到独一无二的美人,堂堂神将拿破仑七世都是她的舔狗,他成默当几天男仆又怎么了?

  “有什么忌口的吗?”问这句话时,成默眼观鼻鼻观心心无邪念。

  “没有。”雅典娜依旧没有抬头,因此没有注意到成默视线的落脚点,盯着电脑屏幕淡淡的说,“多来点鱼子酱、牛排和火腿吧!”

  雅典娜对生活常识的无知成默已经习以为常,他平静的说道:“食堂可能没有这么高端的食物。”

  “那多来点肉类吧!还有记得我的可乐和薯片.....”

  成默“嗯”了一声走出房间,船楼上的空间偏狭窄,走廊也是仅能两人并肩通过,因为距离开饭还有会时间,成默也没有急着去厨房,而是在船楼里逛了起来,观察环境向来是他的习惯。

  整个船楼呈金字塔状,越往下的楼层面积越大,因此他所住的第五层面积比较小,房间一共才两个,一间船长室在右边、一间轮机长室在左边,面积最小的六楼是驾驶室,四楼的面积要大不少,则是大副、二副一些管理层的房间,三楼则是船员住宿层,成默没有进去参观,也能感觉到船员房间非常的小。二楼则是食堂、餐厅、娱乐室、苏伊士房间、医院的区域。最底层一楼则是洗衣房、垃圾焚烧炉间、冷库、储物间、文件室、值班员办公室的地盘。

  成默在一楼时恰好遇到了从值班员办公室出来的奥梅罗船长,奥梅罗船长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飞快的将手中的手机装进裤子口袋,在顺手将值班员办公室的门拉上之后才开口说道:“雷克茨卡先生,下午好。”

  奥梅罗船长的表现让成默觉得也许对方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不管他的外表伪装的多么像雷克茨卡,自己那略显稚嫩的嗓音和雷克茨卡那性感的烟嗓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但是雷克茨卡告诉过自己,奥梅罗船长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老油条,这让成默还是相当淡定,他挥了下手,尽量压低嗓音说道:“下午好,奥梅罗船长。”

  “去吃饭吗?”瘦瘦高高的奥梅罗船长微笑着问,暗红色的嘴唇下亮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他的面部并没有明显的凸颌厚唇,和像是猿人的西非黑人面相截然不同,属于和黄种人更接近一些的东非黑人长相。

  要换一般人大概还不知道黑人也有不同,也就是成默家传人类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道奥梅罗是典型的东非苏丹族系,其特征就是纤瘦、手长脚长,皮肤黑,长相偏扁平,因此奥梅罗船长看上去没有西非黑人那种粗壮又憨厚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很精明。这些都和成默从雷克茨卡口中了解到的奥梅罗是个狡猾的苏丹人的信息相符。

  “是的,不过因为还没有到时间,所以打算去甲板上走一圈,活动一下。”成默的回答全是在暗示奥梅罗船长自己知道食堂在二楼,也清楚食堂开饭的时间,没有破绽可寻。

  奥梅罗船长笑了一下说:“甲板上有什么好走的?不如我带你去驾驶室玩玩?你上次不是说对学习驾驶货轮有兴趣吗?”

  成默不清楚这是不是来自奥梅罗船长的试探,按道理来说奥梅罗船长要是聪明的话,看在钱的份上应该不会想要知道他究竟是不是雷克茨卡才对,成默心中狐疑,却滴水不漏的回答道:“我确实对驾驶轮船挺感兴趣的,不过我有跟你说过要学习货轮驾驶吗?”

  “当然!”奥梅罗船长热情的扶了下成默的肩膀,邀着他向楼梯走去。

  成默心中愈发疑惑,这样的态度看上去又不像是试探,他开始在大脑里推测各种可能性,可怎么想都不认为奥梅罗这个苏丹来的船长会和自己真实的身份产生联系。只是成默向来谨慎,仍旧暗中提高了警惕,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跟着奥梅罗向驾驶室走去。

  第一次来到海轮驾驶舱,成默颇感新奇,从布局和陈设上看货轮驾驶舱竟然和科幻片里的星舰十分相似,好比摆在方向舵前的高背椅都一模一样,只是蓝色铁皮构建成的各种仪表台看上去很原始,完全没有星舰上全是显示屏的那种高科技感。

  但总的来说,成默能够肯定星舰的驾驶舱原型就是海轮驾驶舱,当然也可能是航母驾驶舱,总之区别不大。

  奥梅罗船长也不等成默询问,就跟成默介绍起了各个仪表台和驾驶台的作用,成默这才知道海轮的操控是驾驶台人员通过设备将遥控信号发送到机舱执行来完成的,并且操控方向和操控速度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和游艇驾驶完全不同,要复杂和专业的多,尤其是这艘散货船还十分的落后,没有电子海图和自动驾驶设备,不经过系统的学习根本没有办法驱使的动这条庞然大物。

  成默知识库里的奇怪知识又增加了不少,才和奥梅罗船长一同去了位于二楼的食堂。

  轮船上的伙食并不算特别好,尤其是这艘“地中海序曲”还是隶属于苏丹一家小航运公司的散货船,伙食就更不怎么样了。二十多个船员一共就四个菜,水煮土豆、卷饼、秋葵叶和烤牛羊肉。船长、轮机长以及作为船东方的成默有单独的小灶,不过也只是多了炖牛肉和水煮大明虾两个菜而已。

  从餐食的细节就能发现,所有船员包括奥梅罗船长都是信仰圣罗兰的教徒。和成默想象中的喧闹不一样,他们吃饭很安静,就连水手们也都没有怎么交谈,似乎在他们中间密布着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这叫成默有些奇怪,只是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一切是他们向来如此,还是自己的错觉。

  成默愈发的小心,他只是稍微吃了一点,并没有在食堂待多久,就直接拿了一个装菜的不锈钢盆,给雅典娜打了半盆菜,接着在船长奥梅罗的陪同下又去储藏室提了雅典娜在超市里买的零食、可乐还有冰块,才回到房间。

  这时雅典娜已经洗完了澡,卸掉了人皮面具,盘腿坐在床上,她偏着头用白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金色长发。太阳已经彻底的坠入了大海,只剩下最后一抹余晖将天际晕染成血色,半弯月牙在幽蓝的幕布后若隐若现,最后的一点光亮在房间里慢慢褪去,雅典娜如画的侧脸渐渐埋入阴影,从悬胆般的鼻尖,到刀削般的樱唇,再到颀长的脖颈......

  笔直的肩胛骨下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烟雨缥缈江南情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